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陈雪??散文纪实??会员作品?

?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小说 > 内容?

路碑

作者:巫志华??发布时间:2019-8-5 9:00:22??点击:70次


去年夏季的一天,打从村外来了一大伙人,扛着一块方方正正的路碑,住进了乡政府。两天后他们走了,提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纪念品”而那路碑,却被埋在村外的小道边

从此,每当村民收工回来,都会不约而同地聚在路碑的周围,议论纷纷,浮想联翩 ......

“阿大,别看这些东西四四方方长长条条,可比庙里的观音菩萨顶用呢!在路碑线内的每一坯泥都是黄金能卖钱,这次征地你那歪嘴二叔就可刮一笔国家之财啦!

“嫂子,这条小道也许要改为国防公路呢,到时呀,你就可以到前线看虎哥啦!

“老黑兄,这下可好了,那些嫌这里偏僻的娇滴滴的姑娘就会顺大道飞来啦!这路碑就是给咱们送信的,不久就有女人疼咱们!

.........

我阿爷蹲在一旁,呼噜噜地抽着水烟筒,津津有味地听别人议论,不时 “啧啧啧”地叹几声,心里甜甜的.

可是,他不明白,冬去春来,花开花谢,转眼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那被村人引为骄傲的路碑依然毫无声息地竖在路边,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些把它埋下的人的影子,也没有听到要村民们如何为开辟什么路贡献力量之类的号召。路碑经过风雨的剥蚀酷日的暴晒,原先鲜红的字迹已很不分明,李得毫无光彩了。村人的激动早已冷却下去,再也不去围在那碑旁冀求什么了,照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单调乏味但又无可奈何的生活即使有时谈论起路碑的事,也是唉声叹气的。先前,阿大的歪嘴二叔不但没有发大财,反而因赌博输掉了几百元血汗钱,妻子回了娘家,声言他不戒赌决不返村.

虎嫂也没有实现去前线探望魂牵梦绕的虎哥的愿望,倒是接到一封迟迟才到的喜报,害得三个晚上睡不着觉,心痒痒的。

老黑几条光棍兄弟梦中的娇姑娘更没有飞来,他们照样被姑娘嫌黑骂土, 只好穿条裤衩满村游逛,偶尔唱几句粗野的山歌解闷.

.......

一切依旧!村人恼羞成怒,骂路碑是“墓碑”,害得大家空欢喜一场。唯独我那读初中的堂弟不当一回事,在大家发路碑的脾气时摇头晃脑地充当学究:“鲁迅先生说: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凡对身外事情不可抱予过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你们天天骂这没有生命的石头,它能听得见么?

“哎一—”我阿爷一声长叹,颓然地坐在残损破旧的木凳上,吧嗒吧嗒地抽起水烟筒。他眨巴着眼睛一一那是饱经风霜 深谙世故的老人深陷而又浑浊眼睛,他决意不让老泪流下,但泪水巳经流了下来,他索性放纵它们,于是便增加了几声深沉幽怨的哽咽。

等哽咽声消失后,四两“南雄”黄烟丝也烧完了。我阿爷一蹬腿站了起来,望一眼阴不阴晴不晴的天空,哼着他少年或者青年时候唱过的谁也听不清歌词的歌子,操起把锄头,直朝那块路碑走去

他向路碑道了声“伙计,对不起”,便使劲呸的吐了几口唾沫, 擦了擦满是厚茧的松树皮般的双手,吭哧吭哧地刨开泥土,一气掘倒了路碑。他那个样子凶得很,看热闹的谁也不敢出声,只是呆呆地望着阿爷.

乡党支书闻声赶来,一把扯住我阿爷的胳臂,怒斥道:“大胆!还不赶快住手! ......."

谁都知道, 我阿爷抗美援朝期间到过朝鲜战场。 那时战争仍在激烈进行中,他因为做后方工作没能端起冲锋枪“突突突”打敌人,也就没有立什么大军功。然而,他却拿得出一枚金光闪闪的“纪念章”,至今每月都还有优抚金。因此村中人没有一个不羡慕他光荣的历史,尊敬他的老资格的,就连支书的老子老村长都敬畏他,丝毫也不愿因为得罪他而落得个打击老革命的罪名。我阿爷也就逐渐养成了乖张自负、吃软不吃硬的脾气.

现在见支书在众人面前斥责自己,我阿爷心中的火啊就如百吨汽油在燃烧。他可是不怕官的角色,怎能忍受这个耻辱呢! 他使劲挣脱支书粗壮的大手, 拉开架势,大吼一声:“想打架吗?他奶奶的!

围观者早就知道我阿爷今天的神经出了叉,越老越天真越倔强,现在猛然看到他打架的架式,也就自然地哄笑起来,“阿爷使一招 老拳',消消火儿!”“消消火儿.

我阿爷最怕众人激他,脸霎时红得像关公,幸亏脸皮的铜绿色遮住了羞涩。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赶快收起了架式,抹掉流到脸上的泪水。

支书微笑着递过一支带海绵的“梅州”烟,恭敬地给他老人家点上火,转而大声地对围观者说:“乡亲们,回去吧!没啥好看的,阿爷只是想在路碑下挖条蚯蚓去钓鱼呢!

众人极不情愿地移动了脚步,走到了约摸二三十米外又停住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只见支书在那儿比手画脚,脸一会儿严肃得像冬天的松树皮,一会儿笑成个春天的百花园,那两片善作报告的嘴唇不停地上下翕合。 我阿爷则耷拉着脑袋嘘嘘抽烟。 然后两人一起弯下腰伸出手,共同把那推倒的路碑重新竖起,用泥土埋实。 我阿爷哆嗦地蹲在地上,抚摸着路碑,不知是苦笑还是甜笑地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众人呆立。

一阵微风拂过来,带着温馨的泥土气息,夹杂粪肥的恶臭还幽幽地飘来我那读初中的堂弟的歌声“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

?

·上一篇:事件 ·下一篇:条件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英国bet36_bet36假的太多_bet36体育备用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