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报告文学 > 内容 

生命的呼救与无知的代价

作者:李笑天  发布时间:2018-5-7 11:09:32  点击:422次

题记:2017年入冬以来,最寒冷(广州~惠州地理段)日子是2018年元月8-9日,惠州地区最低温度达4-6℃。9日晚(下午六点钟)接到紧急电话:告知94岁高龄的母亲在乡下姐姐家洗澡,下午四时半许失去知觉晕倒在卫生间,晕倒不知多长时间未醒,姐姐半个小时后(是估计)才发现,老人家只有心跳,全身冰凉,疑为媒(煤)气中毒(一氧化碳中毒)。姐姐急叫姐夫(在村中邻居处帮工)回来处理。于是急求120救急……由永湖镇卫生院救护车急送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抢救。七时(晚上)准到达急救室仍然晕迷,吸一会氧气后,眼开,但不能说话,一身冰冷,特别是膝盖以下冰冷致(至)极。急救处理后,医生指引转高压氧科(吸氧排一氧化碳),并办理住院手续,亲属人员分头行动,我陪护老人家进舱吸氧排“毒”。急救室人满挤挤(人头济济),人们穿行,神色凝重,不时有救护车至,气氛非常(紧张),寒冷仍袭……

 

生命的呼救与无知的代价

——来自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急救中心

--高压氧科一线的报告

2018年1月9-24日

(作者:惠州市报告文学学会 李笑天)

 

2017年入冬以来,无论是各级政府应急部门或是广大媒体气不断加大宣传力度:今年流感病毒将会有新的变种,人们应注意加强预防,一旦感染应及早治疗。有的(删去“有的”)卫生部门还专门推荐了一些预防流感的中药或西药……果不其然,流感正较大规模流行:近日频报,尤其是一些学校,因人群集中,流行更快范围更广,有些班的几十学生竞(竟)半数流感,上课人数骤减,适逢期末,师生、家长无不焦急,但又无可奈何……。为此,国家卫计委及时作出指引:1月9日下午在北京召开了例行记者会,通报了2018年流感防治的相关工作。国家卫计委表示,2017年入冬以来,我国流感活动水平上升较快,且仍然处于上升态势。各地医院急诊和住院患者、重症者增多,诊疗压力大。国家卫计委预计,流感活动高峰还将持续一段时间,随着学校和托儿所寒假来临,流感活动水平将逐渐下降。专家分析认为,今年流感高发是由综合因素叠加导致的,主要包括:冬季是流感高发季节,今冬气候异常,今年流行的优势毒株(乙型Yamagata)已多年未成为优势毒株,导致人群缺乏免疫屏障,易感人群增多,这样会导致出现病毒传播强度增强。疫苗仍然是最好的预防手段,是首要保护,高危人群(老人、孩子、孕妇和慢性病患者),应及时接种,少到公共场所,并可服用抗病毒药物作为预防用药处施……

然而,尽管人们都在做好预防准备,但流感“爆发”较大范围流行的事实仍然到来,不论是深圳(如去年10月底以来,儿童医院常常人满为患)还是惠州,尤其是大医院——如中心医院,这段时间,急诊(急救中心)患者几乎天天“爆满”,在8-9日寒流高峰过后,中心医院急症科及“留观室”天天人满,甚至晚九时急诊室病人仍满!

另外政府应急部门和广大媒体不断宣传的是防寒的预告和指引。但是除了流感患者,急诊(急救室)人满外,另一不为人们常识重视的急救(急诊)患者是一个个倒在卫生间享受寒冬温水(热水浴)的人们——更多的是一群中小学生倒在了家中的卫生间(厕所、卫生通常合二为一)——煤气中毒(也含热水蒸气过度缺氧),即“一氧化碳中毒”

于是,新型流感——“优势毒株”(乙型—Yamagata)患者与“一氧化碳中毒”患者(意外中毒者)交集在各医院——尤其是大医院(中心医院)的急救(急症)中心。常识让我们重新思考:前者(流行季节性病毒)是“不以人的意志”而确定的,但后者(基于人们——也经历了几千年——有文字记录——的常识)则是因人类最基本的生活(生产)常识:缺氧和中毒(中毒有各种形式和途径)而抬进了急救中心(急救室)、送进了高压氧舱。

因此,本文专题不波(涉)“季节性流感”和“常见病——慢性病患者”的范畴,专题报道、分析、研讨“非正常”,即常识之内发生的触目惊心、令人心痛的生活安全案例——因享受冬日沐浴热水澡引发的煤气中毒(也含热水蒸气过度缺氧)。

 

生命的呼救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座落在惠州市标志性——鹅岭(飞鹅岭)北,双临惠州西湖的“东湖”和“南湖”,环境优美,历史也不短,曾经是惠阳地区的“中心”医疗机构,上世纪的1988年惠阳地区“撤地设市”,惠阳地区原来的东莞、河源、汕尾和惠州四个“县级”地一分为四,成立了四个“地级市”。惠州市作为原惠阳地区(地委和行署)的四个县级城市之一,也“升格”为“地级市”,从此惠州市与东莞市、河源市、汕尾市同为广东省委、省政府下辖的分别独立核算的“地级市”。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从此成为了新的“地级市”的惠州市最高档次的中心人民医院(也是目前惠州市唯一的大型综合医院——又名“三甲”医院)。

2017年入冬以来(事实近年来观察南方——尤其是广东“入冬”时间一再推迟),地处(坐拥)西湖美丽湖景的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一再打破美丽西湖的宁静,急救中心(急救科)正临南湖边……一夜晚可清晰可见“急救中心”四个触目的“LED”灯的醒目字幕,而门前喷注“120”的救护车不时在门前穿行——急救中心(急诊科)门前,也不时有大哭大闹的“惊天动地”的一幕!

2017年入冬以来(当然也不仅仅是入冬)作为服务几百万人的中心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陈子林,这段时间,无论是白天、黑夜,每当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会令他警醒和担忧,流感在高发期,各种慢性病——尤期是老者的慢性病因气候异常——特别是寒冷保健不及时(不当)引发了“爆发”性急诊和重症抢救住院……压力倍增,他始终坚守岗位,牢记使命,以人为本的思想放在第一位,白天、黑夜他都会安排自己(删去安排自己)去巡察,病房、科(班),他都会过问,比如,急诊排队,办理入(出)院排队,是什么原因,他都会关注、亲身过问……因为以人民为本,以人民为中心,他每一个电话、每一个信息都会及时回应尽力妥善安排。

1月8日, 1月9日、10日……救护车奔驰在各地的道路上……

永湖的XX患者,洗澡 ,煤气中毒——120永湖卫生院救护车接送…

水口卫生院XX患者洗澡煤气中毒…120救护车接送

横沥卫生院,XX患者,洗澡,煤气中毒…

仲凯(陈江)卫生院,XXX患者洗澡,煤气中毒…

镇隆卫生院——XX患者冲凉,煤气中毒…

小金卫生院,XXX患者煤气中毒…

惠东卫生院,XXX患者煤气中毒…

城区西站,XXX患者,洗澡煤气中毒…

紫金县南塘镇卫生院,XXX煤气中毒…

博罗湖镇,XXX患者,煤气中毒…

城区江北,XXX患者煤气中毒…

……

救护车,在不同的地方出发,但都朝着一个方向——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因为这里有较好的“高压氧舱”和较综合的救治设施和综合优势的医务人员。

一个个,都是进行着生命的呼救,一旦“一氧化碳”中毒,人就大脑缺氧,立刻晕迷,重者不太久生命即逝(视一氧化碳中毒程度——重者几十秒——几分钟就死亡——取决于一氧化碳深度和中毒的时间长短),有的心脏已停止跳动,有的心跳还在,但脑已失控…

这种致命的常识、非正常的“意外”患者——煤气中毒(一氧化碳)的致命机理是:一氧化碳中毒(煤气燃烧完全产生二氧化碳,燃烧不完全,即产生一氧化碳气体(CO),是含碳物质燃烧不完全时的产物(CO)经呼吸道吸入引起中毒。中毒机理是一氧化碳与血红蛋白的亲合力比氧(氧气)与血红蛋白的亲合力高200-300倍。所以一氧化碳极易与血红蛋白结合,形成碳氧血红蛋白,使血红蛋白丧失携氧能力和作用,造成人体组织窒息。对全身的组织细胞均有毒性作用,尤其对大脑皮质的(损害)影响严重。煤气中毒病因(西医)解:吸入过多含碳物质燃烧不完全的产物所致。常见症状:剧烈头痛、头晕、心悸重者面色潮红,口唇呈樱桃红色。没有传染性。

一氧化碳中毒者的临床表征是:表征主要是缺氧,其严重程度与Hbco的饱和程度呈比例关系。轻者有头痛、无力、眩晕、劳动时呼吸困难,Hbco饱和度达10%-20%。症状加重,患者口唇呈樱桃红色,可有恶心、呕吐、意识模湖、虚脱或昏迷,Hbco饱和度达30%-40%。重症者,呈深度昏迷,伴有热,四肢肌张力增强和阵发性或强直性痉孪,Hbco饱和度>50%。患者(重症)多有脑水肿、肺水肿,心肌损害,心律失常和呼吸抑制,可致死亡。一些患者的胸部和四肢皮肤可出现水疱和红肿,主要是由于自主神经营养障碍所致(即缺乏给大脑输送氧气和营氧的机制)。部分急性CO(一氧化碳)中毒者于昏迷苏醒后,经过2-30天的“假愈期”再会昏迷,并出现痴呆木僵型精神病,震颤麻痹综合症,感觉运动障碍或周围神经病等精神神经后发症,又称为急性一氧化碳中毒迟发脑病。

一氧化碳中毒通常有三类别:一是轻型。中毒时间短,血液中碳氧血红蛋白为10%-20%。临床表现为中毒早期症状:头痛眩晕、心悸、恶心、呕吐、四肢无力,甚至出现短时昏厥,一般神志尚清醒,吸入新发完气后,脱离中毒环境,症状消失,一般不留后遗症。

二是中型。中毒时间稍长,血液中碳氧血红蛋白占30-40%,在轻型状态基础上,可出现虚脱或昏迷。皮肤和黏膜呈现煤气中毒特有樱桃红色。如抢救及时,可迅速清醒,数天内完全恢复,一般无后遗症。

三是重型。发现时间过晚,吸入煤气过多(一氧化碳),或在短时间内吸入高浓度的一氧化碳,血液碳氧血红蛋白浓度常在50%以上,病人深度昏迷,各种机能反射消失,大小便失禁,四肢厥冷,血压下降,呼吸急促,通常会很快死亡。一般昏迷时间越长,预后越严重,常留有痴呆、记忆力和理解力减退、肢体僵硬瘫痪等后遗症。重症的并发症有肺热肺水肿,心脏病变等……

救治一氧化碳(脑缺氧)中毒目前医疗技术只能采取三招:

一是用药:一般使用甘露醇、高渗葡萄糖、利尿剂和地塞米松。

二是急救措施:呼吸新鲜空气;保湿,吸氧;呼吸微弱或停止呼吸者,立即人工呼吸;必要时,可用冬眠疗法;病情严重者,可先放血后,再输血。防止脑水肿和其他支持疗法。

三是采取救治措施。纠正缺氧——即高压氧舱治疗。迅速纠正缺氧状态。吸入氧气可加速COHb解离。增加CO的排出。吸入污染空气时,CO(一氧化碳)由COHb释放出半量约需4小时;吸入纯氧时,可缩短至30-40分钟。高压氧舱治疗能增加血液中溶解氧提高动脉血氧分压,使毛细血管内的氧容易向细胞内弥散,可迅速纠正组织缺氧。如患者呼吸停止时应及时做人工呼吸,或用呼吸机维持呼吸。危重病人可考虑血浆置换。

防治脑水肿。严重中毒后,脑水肿可在24-38h发展到高峰。采取脱水疗法药—20%甘露醇静脉快滴—注呋塞米—地塞米松缓解脑水肿,如抽搐大,用地西泮,抽搐停后静滴苯妥英。

治疗感染和控制高热,选用广诺抗生素,使体温维持在32℃左右。

促进脑细胞代谢。应用能量合剂,常用药物有三磷酸腺苷、辅酶A、细胞色素C和大量维生素C。

防治并发症和后遗症。昏迷期护理非常重要。保持呼吸道畅通,必要时(重症)气管切开。注意营养,必要时插胃管,定时翻身,以防压疮和肺炎。患者苏醒后,尽可能休息好观察2周,以防神经系统和心脏后发症的发生。

正是这“一氧化碳”罪魁祸首,不,是人们的卫生间浴室(厕所—浴室综合体)还是人们的无知和中国式的“随意”或“大意”成为了一个个悲惨生命的“杀手”!

这个从2017年入冬以来的寒冷时段,不仅是惠州所辖的各县区、乡镇,除了“常规”的疾患急救外,另一个生命的呼救,在这土地上回响,除本地一氧化碳中毒案例外,河源市辖的紫金县一些乡镇也在这段时间有数例一氧化碳中毒者送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抢救!

这是另一种生命呼救的状态!这种生命的呼救,有别于流感、有别于生产(交通事故)案例和急慢性病者的生命呼救!这是人们无知的“意外”的“生命呼救”!它打破了美丽西湖的平静,它打破和震憾(撼)着医护工作者常态,更是打破了一个个家庭常态的宁静和辛福,对于其它“常规”的疾患,无论是医务人员还是亲属,都可能不会感到心理上的惊恐,也可能只会有“无奈”的感觉。而面对因享受冬日沐浴快感而发生的悲剧,大家只有面面无语的领受!亲人及当事者,除了悲痛之外,都有一种“负罪”自责的沉重心理!——常识——无知,是这些悲剧的真正祸首!

据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急救中心——高压氧科的资料显示,自2017年11月入冬以来至2018年1月16日就抢救了240例一氧化碳中毒病人(其中入冬开始一个月内86例,元旦至16日70例),97%是在通风不良的浴室内使用“直排式”燃气热水器洗澡导致中毒缺氧,2%因烧炭取暖导致中毒,绝大部分是老旧居民楼或出租房内的居民或工人(家属),其中40%是学生(中小学生,尤其是中学女生居多)。这近期的240多例抢救的病人,不仅给医务人员增加了无法形容的工作强度和压力,同时消耗损失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更痛心的是给亲人带来了更多痛苦和悲哀!而当事人—煤气中毒者(缺氧和一氧化碳中毒),轻则经一段时间及时治疗,就可康复,也会轻度影响脑神经,学习工作生活也受到影响;中度中毒者,则需要更长时间调理,不注意可能会有后发症(后遗症);重症者,则带给当事者和家人相当长的痛苦;而深度(当时吸入一氧化碳浓度超过人的承受极限)则当场很快死亡!可见,冬天洗澡无知的常识缺乏和生活安全意识淡薄,其后果是多么严重!有些虽然挽救了生命,但却留下了严重的脑部神经损伤的后遗症,终生痛苦!

笔者因陪护母亲入院治疗,共十一天“卧底”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每天都穿行在急症科(急救中心)--病房—留观室(和急症EICU室外)--门诊和高压氧科…之间,亲历着急诊科(急救中心)--高压氧科—病房的医务人员的工作现场和患者治疗的现场,不管哪个科室,医务人员都高强度日夜工作着,虽然采访了很多医务人员,但都无法分别(分辨)他们哪一个更辛苦更拼搏,因为他们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们,都忠于自己的职责,毫无怨言地、全心全意为广大患者奉献自己的情感和力量!因此,本文无法对他们逐个给予褒杨,他们每一个都是南丁格尔式的人物!在此,谨代表本人家庭及所有患者、患者家庭向他们致敬!真诚地向他们说声“谢谢”!

十一天的医院“卧底”,在病房陪护的日日夜夜,几经提笔,都无法安静写下各个感人和震惊的场景。二十日,母亲经过十一天的治疗,经医生会诊,终于可以出院了。离开房病时,我经过医生工作室和护士站,都深情地向医生和护士说一声“谢谢!”。还有那些早晨四五点就开始工作的环境卫生人员,都对她们的辛劳和尽职的服务,表示感谢!在十一个日日夜夜的医院“卧底”中,我告诉朋友说,我是在医院上班了:“既当医生又当护工,也当义工”,这是我对自己这十一天临时角色的定位。当母亲入院治疗第三天,被医务人员所感动和对一氧化碳中毒患者痛苦场景的震惊,开始计划写一篇“报告文学”,一来是对医务工作者致敬,二来是呼吁社会、家庭、学校、各行业除了高度重视“生产安全”外,还应高度重视“生活安全—日常生活安全”,把因洗澡引起的煤气中毒减少到最低限度。于是早已拟题《生命的呼救—来自惠州市人民医院急救中心、高压氧科一线的报告》。后因亲历高压氧舱十次,得与患者零距离接触,看着因无知造成的悲剧,深感震惊。为此,从第二次进高压氧舱开始,就采访每一位患者,并采访高压氧科医务人员,当一次次被痛苦的患者和无奈的亲属所震撼以及医务人员高强度工作的感动,动笔时修改为现在的题目《生命的呼救与无知的代价》。

二十日下午,母亲出院回到家,整理好杂物后,就要求自己用最快时间静下来完成这篇“报告文学”。坐在书台上,提起笔,十一天的医院“卧底”亲历,历历在目,浮在眼前,久久不能平静。心想,必须要求自己安静下来,母亲已经康复,不用担心了,应尽快把对生命、对医务人员的神圣履职,对生活安全的意识和生活安全无知的警示写出来,否则自己就是失职,就是罪过!

生命是珍贵的,人的第一次生命是父母给的,当然信仰宗教者又认为是上帝给的。但第二次生命的给予,往往和医生(医院)相关联,许多人的第二次生命是医生给的,这是许多生命的事实。如何珍惜生命,如何管理健康,如何重视日常生活安全,则千差万别,因人差异之大,都体现在生命的结果上,一句常话“不重视、珍惜生命,没有健康,就没有将来”。珍惜生命,安全健康是要靠自身管理的,否则就只有走上无知并付出惨痛代价之路……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经过几年的改造,建成了花园式的综合“三甲”大型医院,它收治、保护着无数患者的身体健康,每时每刻,不知经过了多少个不平凡的岁月,无数次担当(承应)着一个个生命的呼救,一次次打破宁静西湖的夜晚,从死神中把一条条生命抢救回人间,医治、守护着一个个患者的身躯,多少人的生命与它联结在一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然而患者康复后都会离它而去,但多少的医务人员却把青春和岁月奉献给了它和一切生命呼救者……

2018年1月9日晚七时,一辆120救护车将一急症病人送到了急救中心—急症抢救室。从永湖卫生院来的救护车,医务人员匆忙抬下病人,在家属共同护理下,迅速抬进了急救室。这时,急救室已被各类病人挤得满满的,连吸氧位都站满了。医生护士立即询问,但病人仍未清醒,家属迅即告知,这老人已94岁高龄,下午在农村洗澡晕倒。医生护士立即意识到,几乎是同时叹息道,当然也是轻轻的叹息道“又一个煤气中毒,一氧化碳中毒”,于是医生即询问家属病人晕倒后的经历:

“什么姓名?”

吕某某。

“几时晕倒?多大岁数啦?”

“不确定……大概下午四点半左右,今年94岁了。”

“晕倒后,多长时间发现的?”

“也不确定,因我在楼下正准备做饭,好久才想到母亲在楼上洗澡……”

“究竟有多长时间?才知道?”

“至少半个小时以上才知道,估计。”

“发现后老人已全身冰冷,失去知觉,我们立即用毛巾包裹并用吹风机吹热风热身。”

“后即打120救护车。”

“从发现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至少两个多小时…也难准确。

……

刚好一个急救患者转出去了,有了吸氧位。

“快让她吸氧。”

值班医生吩咐:

“快先抽血,再做脑部扫描。”

……

护士询问病史,更具详细:

“有什么药物过敏吗?”

好像还没有。

护士医生仍不厌其烦地问:

“有…什么…素过敏史?

护士忙做记录……

“医生,可有床位住院吗?老人家这么高龄,望能安排住院治疗…”

“现在先急救。”

医生确定病因后,即采取措施:

“先打针,肌注…”

“放射检查后,立即送高压氧科…”

     ……

急救:询问、判断、采取措施、行动…每一个急救病人都必经的程序,看到满满重症患者的急救室(重症室),通常一、二个医生四五个护士,忙得团团转来形容不为过。医院如墟(市场)的场面,这段时间形容患者之多,历历在目。如果是一个月一天,一周一天,这样忙,这样紧张,谁都可以从容应对。然而,这样的综合型大医院急救中心(急救科)几乎是每年常年都这样紧张、高强度压力下工作,能持之以恒,不能不令人们对医务工作者的敬佩!

……

又一个意外重伤者…

又一个交通事故危重者…

又一个小孩子…

又一个老年病复发重症者…

…每一个重症者,都经过几乎相同的救治程序…

日复一日,时复一时,年复一年…

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里的医生护士们,他们是那样的镇定从容,甚至常常碰到不理解的患者或家属的无理指责,甚至因误解造成的“医患冲突”,打心里都深深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而敬重、敬佩!

在急救中心(急救科)医生综合水平是关键,心态好、业务精、判断准、行动果断是她们共同特质。但护士的内功也非常重要,她们不厌其烦,细心耐心,无论是为病人护理还是书写记录,一环一环毫不脱节,无论医生还是护士,精神与责任并重,恻隐之心和大爱之情交叉融合,无不体现在用他们的一言一动作之中……

    “煤气中毒”,去年入冬以来(2017年11月)已达240多例前来急救中心抢救…94岁的老人只是其中之一,240多个相同的救治程序,每一个都是这特殊的生命呼救!在急救室先做前期处置后,一般都立即送高压氧科吸氧救治—除非是深度中毒者要转EICU抢救外,一氧化碳中毒最有效的救治措施也是高压氧舱治疗,这几乎是一种更有效的排一氧化碳毒的方法。

因此,煤气中毒者的急救转到了高压氧科“战场”。触目惊心的情境,在高压氧舱内就能真切地感受到——生命因无知而付出的代价!

急救室工作告一段落,从急救科科主任王国标到每一位医生和护士,我们的确难于区分你们那个好,在我的心目中,你们个个都是一个个生命的救护神,每当一个个生命在呼救时,你们是第一个施救者,你们是与死神战斗的第一个英雄,向你们致敬!衷心地感谢你们!因为有你们的爱我们也深深地爱你们!

 

无知的代价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高度重视我国各族人民的健康,提出了“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的全民健康思想,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党的十九大更是把全国民健康作为国家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要全面健成小康社会和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强国,必须打牢全国人民的坚实健康根基。

健康战略——基础之重之重是预防和治“未病”,因此,健康安全教育是基础中的基础。然而,在健康、全民健康教育中,我们许多地方都是薄弱的,有的地方可能是“空白”—如“生活——日常生活安全——健康教育”更是更大的薄弱环节!

十一天深入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急救中心的高压氧科的“卧底”,深刻感到人们对“生活安全——健康”认识的无知及发生后的悲剧!

来自高压氧科朱瑞芳主任(医师)的报告显示,自去冬(2017年11月)以来至2018年1月16日统计数字:因煤气中毒(也含缺氧)患者达240多例。笔者陪护母亲进高压氧舱治疗共10次,在舱内外采访(零距离接触)超过100人(次)以上,舱内亲历时流泪六次,触目惊心的案例震憾(撼)着我的心。

来自惠东县县城的曾思平(化名),女,14岁,惠东某中学初二学生,冬日的清新让这个花季少女更活跃,据其父母诉说,她从来没有早(一般是晚饭前后洗澡)洗澡习惯,总是排在姐弟之后才洗澡。2017年12月22日(周五)这天,高兴放学回到家,不知怎的,她抢先在下午三点就急忙洗澡,爷爷奶奶没感到意外,但时间过了许久,感到久不见孙女思平,后才发现她在洗澡,门已关闭,没有回应,于是紧急打开卫生间,思平少女已不知倒在地下多长时间了!呜……呜……120急救车紧急送县医院,医生看是“煤气中毒”,立即抢救,但为抢时间,紧急送往市中心人民医院,由于中毒时间过长,曾思平急救措施后也无法清醒,立即进行EICU抢救监护,但唯一有效的措施,在确保病人有条件吸氧的情况下,高压氧舱救治,经过一系列救治,第三天,患者才会不时张开眼睛,但人仍然深度晕迷状态,朱瑞芳主任及EICU医生即嘱先做好高压氧舱治疗疗程(十天次)。

我陪母亲进舱治疗第一次是2018年1月9日晚,因晚上为抢救开舱,因此,仅我母亲和曾思平(她由父母进舱陪护)“包舱”治疗(收费为“包舱” 费用)。医学临床告诉人们,凡一氧化碳中毒患者——尤其是重症者,高压氧舱吸氧(纯氧)时往往患者会四肢挣扎,并不是一般的挣扎,如果靠人力要几个按住才能稳住患者。因此,为治疗有效,往往医生建议(实行)必须将患者四肢用布绳牢牢捆在病床上,否则吸氧很难。

面对“五花大挷(绑)”的女中学生曾思平,我也因第一次经历这特殊的高压氧舱,母亲仍晕迷未醒(仍用病床固定),有手忙脚乱之感,心情沉重,随着舱外传来清晰的指示声音:

“吕XX、曾XX及家属请听指引……”“开始做吸氧前准备,现在开始试压了,请不要先戴面罩,先做动作,摄鼻子,慢慢吞咽口水,如果耳朵痛感,请反复做这样动作,也可喝一小口水,并鼓气。”

“如果不舒服,请大声说,我们听得到……”

“好,现在可戴面罩吸氧了”,我心情沉重,按照舱外医生指示在做,耳朵的确有反应,但做了那些动作,也适应了。

因母亲还未清醒,但她能听到我和她说话,要求她配合吸氧,越大力越好(用鼻子呼吸)。我在她身边反复说,她果然配合,不几分钟,她眼睁开了,我一阵高兴,再鼓励她猛吸不能停止,这样一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过去了,母亲越来越清醒,舱外不断传来清晰的医生指导的声音,我这时感到我和母亲还有曾思平少女及她的父母,我们五人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似是宇宙飞船,仿佛在太空遨游。

母亲越来越清醒,固然让我十分高兴,内心感激医生们和高压氧舱的制造者,但是当我再看看少女曾思平时,不禁双目泪下。

她双目紧闭,当吸好氧气时,眼睛会微张开,四肢都不停地猛力挣扎,就像我们看到人们宰杀牲口时对象的垂死挣扎那样,她父母亲全力按压十分费力,我不时也过去帮忙她父母一起按压她,但不敢正视,她双目紧闭的面容,白晳白晳,长长的头发,已经第19天了,躺在高压氧舱病床上,四肢软软的,只有微微的呼吸声,父亲母亲不停在她耳边呼召:“平平快醒吧,早日回学校,要考试放假了……”

“平平快醒吧,父母已放弃了一切工作,已经陪你十九天了……”

“快快醒醒吧,你不是要考模特学校吗?”爸爸靠着女儿的耳朵说,“过年快到了,妈给你买新衣服……”

“平平……爸妈多么心疼你啊……快醒醒吧。”

……

70-80分钟一次的高压氧舱治疗结束了,母亲出舱后更清醒,外面的亲人们看到都感到欣慰,急回病房继续吸氧和治疗,不在话下……

而少女曾思平停止高压氧舱治疗后,并没有多大反应,虽然恢复了“平静”,然而生命危险期仍没有过,仍回EICU24小时监护……门外急等的亲人们,个个心情沉重,弟弟走到姐姐病床前,不停地叫道:“姐姐、姐姐快起床吧……”但是曾思平少女怎么也没有反应……舱外的医院中心花园,阳光明媚,花草树木婷婷随风,曾思平同学无法欣赏这人间美景……第十九天又这样过去了……她由于长时间因脑缺氧造成的脏腑器官衰竭加重,手脚开始僵硬……生命已淹淹(奄奄)一息……

2018年1月14日,高压氧舱第二“班”患者进舱了,我在门外又发现了一个仍未清醒的患者,也“五花大绑”固定在病床上,一询问,父母陪同下又是一个初中二年级女学生,1月12日如上述少女曾思平那样,又是放学回家洗澡……又是煤气中毒!她名叫胡新(化名),父母是四川籍“农民工”,女儿洗澡中毒也是下午,被弟弟发现报告大人的。如同曾思平同学那样,这次两个患者不同一个舱,我陪护母亲与胡新同学及她父母亲同舱……面对躺着仍深度昏迷“五花大绑”捆着的初中女生,如前所述,我也协助她父母帮助按压四肢……她是被送往仲凯中信医院救济一天后才转中心人民医院的。当吸氧开始,胡新同学没有例外,都拼命挣扎,父亲力气大负责按头部和固定吸氧罩,母亲负责按手脚……三个人之间仿佛是一场持续70-80分钟的“战斗”,不时传出胡新同学惨痛的呻吟“唔…唔…啊…”,又欲言无声,欲开眼又昏迷,声嘶力竭,令人心碎……父母忍受着无言的悲痛!

同一个舱共12个吸氧位,我一数,一个是外伤患者,一个脑卢(颅)出血患者,10个都是洗澡煤气中毒者,其中六个是学生……由于我不是吸氧患者,可自由走动,于是趁这个机会,我采访询问每一个患者。原因,过程,几乎是完全一样的行为……结果一样:天气寒冷,洗澡关门窗,没有抽风机,均是煤气(有的是直排式的,有的是强排式的,但强排式没有安装排烟管)热水器……女生(女士)占90%。中毒原因是一样的,但为什么女性多?原来,女生洗澡时间过长(洗澡加洗头发)没有半个小时结束不了!致命的一氧化碳(也含致命的热水蒸气过度缺氧)和长时间的吸入……中毒……甚至死亡是必然的结果!

这是无知的恶果,这是无知的惨痛代价!

2018年1月16日,高压氧科入舱前厅又多了好几个生脸孔的患者,其中一位来自仲凯—镇隆交界工业区周边农民房。一个小小男孩,一询父母,小男孩六岁,15日晚洗澡,被发现煤气中毒,到陈江医院救治后,急转中心人民医院抢救。小男孩六岁,卓镇明(化名)仍然深度昏迷未醒……由父亲陪同进舱治疗,年纪小力气不大,因此,吸氧时他父亲一个人能应付……但小孩不好掌握方法,第一次吸氧效果不好,仍回急救留观室救护……

看着这小小的男孩生命,失去知觉的状态,令人不勘(堪)多看,而父母的悲痛无法形容……当采访他母亲时,她对老公非常愤恨“早都叫他换热水器了”,“他就是不听”,“还说没事”……“气死我了!”……结果的悲惨!是谁之过?!我们不管是自己、还是父母、还是兄弟们、还是老师……谁应当承担这悲惨结局的责任呢?!

2018年1月16日晚饭后,母亲病床对面刚出院走了一个病人,突然又来了一个,我急忙一问:又是洗澡煤气中毒,是昨天深夜送救急中心抢救后,入院治疗的。据了解是市区近郊居民,上周才新婚,女患者应属中型中毒类,姓姚,人似醒非醒,半深度昏迷状态,情形严重……新婚丈夫、双方父母焦急万分!

2018年1月17日,又多了一个小男孩进高压氧舱,询问,又是洗澡煤气中毒,8岁,二年级,是市区江北社区来的,姓黄……小男孩应属轻度一氧化碳中毒,表面还蹦嘣跳跳,但他母亲清楚儿子头脑是有异常的,他是第二次进高压氧舱治疗,但因“多动症”,没能很好好吸氧,效果不好…这天出舱后,我又到朱主任办公室了解情况,“昨晚又有几个抢救?”“又是洗澡…”朱主任深沉地告诉我,“大叔,你这人太热心,太难得了,你帮忙向社会再呼呼呼呼(呼吁呼吁)……”,我说“一定尽力”,“我专门和市教育局局长联系向他通报了情况,并希望他们教育系统在放寒假前全面做一次专题防煤气中毒安全教育”“挽救一个,我们就胜利!”我也向朱主任通报。

一天一天过去了,高压氧舱依然满员,我每天陪护母亲(第四次不用病床,自己坐着吸氧了),走在中心医院全科病房到高压氧科之间的内院走道上,天天面对这群特殊的患者,因生活安全无知醸(酿)成的悲剧命运者,心情始终难以平静…一再审问“是谁之过?!”,“是谁的责任?!”,现代化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了!我们人们的思想、人们的观念、人们的行为,人们的教育究竟是什么回事?我在审问自己,又想起了习近平总书记一句话的警示:有些人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但思想观念因停留在二十世纪。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应审问自己……

2018年1月19日上午9时30分,我第十次陪护母亲进高压氧舱(按医生嘱做完这次再观察一天就可出院了)治疗。十天来,我都先采访等候的患者(第一班是7:30开始了,这么早,我赶不及采访)。这天一个主舱,一个副舱,中间一个儿童舱,都满了,我陪护母亲在主舱共12位,母亲坐4号位,刚好惠东曾思平同学7号位和仲恺的胡新同学8号位,都共舱,她俩同学仍然五花大班(绑)无声地躺在高压氧舱夹(狭)小的病床上,中间又来两位中风者(一男一女,都是50岁左右的人)。这样四副担架病床,8个座位把整个高压氧舱挤得人都过不了…医生一再嘱咐“请大家互相理解,因人多室内不好安排…请互相理解……”

舱外医生开始指示,每天每舱都重复着完全一样的话语:“请大家注意了,先别戴氧罩,先做准备,摄鼻子慢咽口水…如耳朵痛,继续做这个动作…直至不痛为止…“现在试压了…”

“会热…后又会冷…请大家穿好衣服

“医生,耳朵痛…”

“别急,再做那个动作…”

“好,请大家开始吸氧…”

“10号、10号没戴好面罩,请调整好,请这位大叔帮帮他…”

我大声回应“好!”

……

“唔……”几乎是同时,7号、8号曾同学和胡同学在挣扎,发出了令人心痛的声音,胡同学挣扎得非常厉害痛苦,我就过去帮按主她的脚。而曾同学,反抗较微弱。我再询问她父亲,他沉重地摇了摇头“已到30天了,吸氧时眼镜会微微张开,可上肢已开始僵硬了”……我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手上肢,硬硬的,已经直僵了,不能弯曲,我又过去她头上看她,只见她微微张开双眼,两眼角上流下了一行眼泪,曾同学母亲,父亲已经第24次陪护进高压氧舱了(入院抢救进EICU室三天没进高压氧舱,中间三天胃出血停了三天,共6天没进高压氧舱),母亲按着氧罩,一边抱住女儿的头,摸着她的细嫩的头发,一边含着眼泪对着女儿的耳朵“平平,你听妈话,好好吸氧,春节快到了,早日出院,妈给你买好东西…”曾思平同学分明能听到妈妈的呼声,不时双眼动一动,泪水从两眼角流下,渗到了妈妈的手…我关注着他母女的情形,妈妈的眼泪其实早流干了,只是一点泪花!而曾同学已经30天了,30天深度昏迷,医学常识告诉人们,长时间缺氧(脑部一氧化碳中毒更伤害大)器官许多组织都会衰竭,四肢僵硬,这是十分严重的表征了。曾同学生命已很难逆转……

当看到、听到一个孩子,两个孩子在自己面前做生死的挣扎和呻吟时,人们会是什么感受,十二个人在密闭的氧舱内,除了躺在病床上的四个重症患者外,加上六个陪护家属,十四双眼睛,十四对耳朵亲历了人的生死挣扎的惨状,大家带着氧罩,默默地无语,但很多人都眼含泪水…我注视着母亲,她双眼紧紧盯住胡新同学的病床,老人家的双眼挂着泪花…舱内的气氛一直沉闷着…当听到医生的指示“现请大家休息,摘下氧罩…”,这时,大家沉重的心情才稍放下……

“唔…唔…”又想起胡新同学的大声呻吟和挣扎。内的气氛又一下凝结,四双眼睛不由自主地投向胡新同学的病床,她已经十四天了,我挤过去,帮胡新同学按住双腿,我靠前挪近到她的眼前说“胡新同学,坚强点,加油,吸好氧就快好!”她听到我的声音,睁开了眼睛似是看着我,又努力向四周扫瞄,慢慢平静下来了,吸氧也很到位…胡新同学妈妈这时紧贴女儿的耳边,用四川乡音沉痛低语“胡新,胡萝卜,我的好女儿,你同学昨天看你了,快放假了,大家都盼望你早日起来,看好出院,早日回家过春节……”胡新同学的双眼不停地转着,两眼角渗出了泪水,她一定听到妈妈的呼唤、爸爸的叫喊…然而,她深度一氧化碳中毒,犹如魔鬼进入了她的体内、她的血液…一个年轻的生命在不停地呼救、挣扎,是一个个生命与时间,不,是与一氧化碳恶魔在战斗!

再(在)高压氧舱内,十次的亲历,一次次震撼得不禁流泪,在反反复复问自己,生产安全人们不断重视,然而生活常识与安全谁来重视?!谁来教育呢?!面对人们因无知酿成生命悲剧,“无知的惨痛代价”就在眼前!十天来内心不断挣扎。然而事实已发生!我再(在)舱内,除了帮助按住胡新、曾思平同学双腿外,也为舱内的患者检查氧罩,漏气了帮忙充点气,吸氧方法不对了帮助他们指导一下…我心想,我面对这一个个无知醸(酿)成痛苦挣扎的生命,能做什么呢?我又不是医生,我只能做这些小义工…十天来的不断深思,我觉得还能有更多的作为,比如几天前与市教育局领导的汇报沟通…因此,我应更多地呼吁社会,共同为这无知的人们多做宣传教育——“减少一个就是胜利!”久久在我耳内回响。当然,十天的高压氧舱耳朵是否会受损伤,我不敢深问朱主任,其实耳朵是会受损伤的,因为连续冲击耳膜。

母亲第十次进高压氧舱治疗,效果很好,明天就可出院了,我在舱内不断思考,轻者应没问题,中度者可能会有后发证(后遗症),而重者像曾思平、胡新同学,生命仍然渺茫,还有一个小男孩,才六岁,这次他在另一个舱…再不能起来自主吸氧,生存的希望很难了。

十一点半一出舱,我快出去找那小男孩,见到了,他能坐起来,也醒了,但一细询问,令人担忧:眼开了,但是直直的,头脑思维仍混乱,不能正常表达,只如木偶一般。他的父母盯着他面面相对(觑),无言与说。医嘱仍回急救中心留观室继续观察,高压氧舱继续治疗。

无知的悲剧,惨痛的代价,在我心中一幕幕浮现,眼泪不禁而流。默默无语,把母亲送回全科病房……

母亲经十一天治疗(十次高压氧舱治疗),2018年1月20日下午出院,蔡医生嘱咐一周后最好回来复查一次,但应注意两个重点:要观察老人的神志是否有变化,另特别小心不要摔跤和受寒。

1月24日此文准备收笔,四天观察母亲一切正常,只是仍头会有点晕。我于是再到医院一次,一来向蔡医生报告母亲出院四天后情况,更重要是我在此文收笔时,想在(再)到医院回看那几位重、中度患者,并再访急诊科(急救中心)和高压氧科。24日上午九时多,我直到全科病房向蔡医生报告了母亲的情况,她表示很好,继续关注。我又到病房看了几位仍未出院的母亲同一病房的几位老人家。再专门看了一氧化碳中度中毒的那位新婚的女士—姚女士,刚好她新郎官和其他几位家人都在,她昨天可坐着自主吸氧,效果很好,可坐起吃喝了,我对她家人和她表达祝贺并一再鼓励她,就赶去高压氧科。

先到楼下急救中心(急诊科)和一楼大堂、门诊转了一圈,“医院如墟(市场)”一点不假,人头挤挤(济济),流感和慢性病患者高发期仍在延续……

赶到高压氧科时,已九点半,患者已全部进舱了,我问厅里人,说“全部进去坐飞机了”。我如医护人员一样径直推开氧舱大厅外的门,直到医务室找朱瑞芳主任,再访谈几位医生护士。

“哎呀!大叔,你来啦,你真热心,感谢你。”朱主任冲着我有了好的笑容说,主任室外三位女医护员见我径入主任室,也向我打招呼。因为十天的经历,她们都认得我了!“我是来向你们报告的,我母亲已出院了,来感谢你们,问候一下,并想再看看那几位重症孩子。”我回应了朱主任。“你请坐,大叔。”朱主任客气的说。“不坐,我想问那几位孩子这几天情况怎么样。”我说。

“给你一个好消息,昨晚我值夜班,第一个晚上没有煤气中毒病人,可能是与学校宣传教育有关”朱主任笑着和我说。我说“太好了”,“救一个就是胜利!”这句话又在我耳边回响。“我刚才在舱的视窗看了,胡新同学,情况看来有很好的转变…但没看到曾思平同学和小男孩。”我对朱主任说。“曾思平是早班舱做了,情况不妙,但我们过去抢救过一个重症病人,六十多天才醒,胡新是有希望,小男孩醒了,但仍神志有问题,今天有个女该第二次中毒—煤气热水器还没有换,说是房东的。”朱主任回应我说。医护员叫我看电子仪器视屏,并叫她的名字请她举手,我一眼看出来了,她也和母亲同过两次同舱。医生指着外厅一个男孩说“是她男朋友—还是老公陪她来的”,我说“我认得他们。”因还有其他事办,我告别了高压氧科的朱主任和几位医护人员,想快返回家完成这篇“报告文学”,这也是自己的一份责任。

其实,这些年惠州市中心医院急救中心和高压氧科都做过宣传,如惠州电视台第一直播室做宣传,朱主任和急诊科王国标主任都亲自主讲,宣传预防煤气中毒和急救知识措施。朱主任毫不掩饰对我说“我们市还做得不够好,其他市如深圳宣传教育好,这类患者较少。”

十多天的急救中心和高压氧科的亲历,深深感到医院不仅急救中心和高压氧科医护人员高强度、高压力的工作状态,住院部的各病房以及各科室、后勤保障部门都是繁忙辛苦,如每天的病房值班医生护士一干就是二十四小时。当我下半夜和第二天一早路过医生室和护士站时,都发现蔡医生一夜未眠,各护士连轴转在各个病房中。他们是那样的敬业、尽责,忍耐耐心源于爱,我看在眼里,每一天,每一天……向你们致敬!谢谢您们!在此,我必须深情地向你们大家问好!

其实,这些年来,每年都能收听到(也有亲戚孩子洗澡缺氧和煤气中毒),如谁谁的大舅佬冲凉煤气中毒死了!某时,冲凉又死了两个小孩!近日也传来火葬场活(火)化了一家三个煤气中毒死亡的小孩!每一触及这话题,我发现朱主任整个科室的医护人员都带着沉重的心情,朱主任还告诉我,有些一家人全家都中毒死了!多惨啊!能救活的如深度、中度中毒者,也将面临一生的后遗症痛苦!无知、可悲、惨重的代价,确实仍在发生!

为此,必须呼吁,全社会都应该高度重视卫生间(厕所、浴室)缺氧和煤气中毒问题!

 

亡羊补牢

 

进入二十一世纪,我国确保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二十一世纪中叶实现富强民主和谐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没有人民的健康,就不可能。为此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国家健康战略,健康的预防、治未病是重要基础性工作。一个地区的问题,往往能反应全国的问题,卫生设施及安全已成为一项重要指标。为此,习近平总书记已发出号召,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将深化改革进行到底,应来一场厕所革命—也是一场生活文明的革命。

纵观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与人类日常息息相关的卫生设施——又叫厕所(而更多的是厕所、浴室合二为一),又叫卫生间(又叫浴室),每时每刻与人的生活安全、质量相关联,也是人的文明程度的重要体现之一。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工程就是中国的城市(镇)化,人们进入城镇(或新农村),早已告别茅坑时代,然而,因建筑结构不合理和思维方式的局限,人们往往只注重吃(“进口”),不注重出(排便、排污和浴室等设施),这不是小问题。事实上,卫生间(厕所)的严重问题,不仅是煤气中毒(热水蒸汽过度缺氧)造成的伤害,还有如滑跌撞损害严重问题。

目前,我们卫生系统是否有专门的统计数字,不知道。就连美国这么发达的国家,每年厕所(含浴室,煤气中毒应极少数)受害者达23.5万人,14%都要住院抢救治疗。当前,我们应该从全民健康、文明进步的角度重点整治卫生厕所设施,有的如煤气炉灶的生产、销售和安装都可用法律形式手段去控制,不能再一年复一年这么多煤气中毒案例发生。为此,应从多方面多管齐下,确保以人民为中心,以人民的健康为目标开展各项工作。

应抓好深入、常态化的生活安全宣传教育,让宣传教育入学校、入社区、入家庭、进农村、进商场和每一个社会组织,从小从细抓起不放松;立法监督完善,用法律促文明进步,“胡萝卜加大棒”是文明进步的两大法宝;再者应研究形成合理、成规又易成的卫生—厕所—浴室设计规范,新时代卫生—厕所—浴室文明新格局。当前,应急措施就是抓好深入城市农村家庭的宣传教育和强化产品、市场检查,特别是家庭卫生、厕所、浴室设施……尽快有效扭转寒冷、较多煤气中毒的恶性循环的局面,切实让亡羊补牢与长远发展文明进步措施有效结合。

·上一篇:网上弄潮儿——军埔电商村 ·下一篇:扶贫攻坚,情倾大丰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英国bet36  版权所有  英国bet36_bet36假的太多_bet36体育备用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